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奇聞趣事 > 科學探索

金星生命“時有時無”? 有些“烏龍”讓科學更接近真理

2020年11月23日 08:49:09來源:科技日報 作者:

  近一段時間,有關金星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。先是9月初有媒體曝出在金星大氣中發現磷化氫,金星可能存在生命的消息一時間引起了熱議。但11月17日,一篇發表在預印本網站arXiv.org的文章顯示,最初報告的磷化氫水平至少比最新的結論高7倍,這就意味著金星上的磷化氫含量也許沒有那么高。不僅如此,多位科學家也從測量精度、存在位置以及結論等方面對最初的研究提出質疑,讓整個事情逐漸變得撲朔迷離。

  在人們的印象中,科學向來都是和正確畫等號的,科學家的結論向來都是可信度極高的。但其實,作為科技“無人區”的拓荒者,面對茫茫的未知世界和各種高度復雜的軟硬件工具,科學家反而是一群特別容易“犯錯”的人。

  不存在的“祝融星”

  近代天文學歷史上,關于“祝融星”(Vulcan)的風波可能是最為知名的事件之一。1859年,當時的法國巴黎天文臺臺長勒維耶,試圖解決一個大難題——水星軌道的近日點進動問題。當時人們發現,在考慮了金星、地球等其他行星的引力攝動后,水星的近日點進動仍然和天體力學的計算結果有所偏差。勒維耶經過大量計算,提出了新行星假設。他認為在水星軌道之內還存在一顆未知行星或一群小行星,擾動了水星的軌道,造成了偏差。很快就有一名天文愛好者來信說,自己在幾個月前曾發現一個黑點從日面穿過,很可能就是這顆行星的凌日現象。勒維耶在查閱了他的設備和筆記后,于1860年宣布了這一發現,并將這顆“行星”命名為“祝融星”。

  隨后,盡管有不少天文愛好者宣稱自己觀測到了“祝融星”,但專業天文學家卻總是一無所獲。雖然從理論上說,一顆如此靠近太陽的行星幾乎總是淹沒在陽光之中,難以看到也在情理之中。但還是有人開始懷疑,這顆行星是不是真的存在?

  到了19世紀70年代,天文愛好者的發現“祝融星”的報告不斷涌現,也曾有專業天文學家稱在中國的一處基地看到了它的凌日現象。甚至在1878年,兩位頗有名望的天文學家分別宣告發現了“祝融星”,這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。《紐約時報》等媒體言之鑿鑿地說,“祝融星”的存在毋庸置疑,學校是時候教給孩子們新的行星順序了。爭議之聲逐漸轉弱。

  但事與愿違,隨后的研究證實,1878年看到的“祝融星”其實都是亮恒星,并非新行星。1915年,愛因斯坦發表廣義相對論,對水星近日點進動給出了完全符合觀測的解釋,這顆并不存在的“祝融星”才徹底成為了歷史。

  宇宙組分的比例

  除了硬件外,天文學家對觀測信號的挖掘與處理也是在挑戰極限,難免會出現紕漏。越是重大的發現,面對的質疑就越多。但正是這些質疑,讓研究結果越來越趨向“正確答案”。

  2003年,美國探測宇宙微波背景輻射的威爾金森微波各向異性探測器(WMAP)公布了最新的宇宙組分測量結果:暗能量占73%、暗物質占23%、普通物質占4%。一時間,不僅媒體爭相報道,學界也在為進入“精確宇宙學”時代而歡欣鼓舞。我國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李惕碚等人分析了數據后,發現其中存在系統誤差。雖然遭到了WMAP小組的反駁,李惕碚仍然帶領團隊耐心地演算,找到了誤差來源并做了細致的定量分析。事實證明,李惕碚帶領的團隊是對的。2013年3月,比WMAP更先進的歐洲航天局“普朗克”衛星也公布了測量結果:暗能量占68.3%、暗物質占26.8%、普通物質占4.9%,和李惕碚團隊2009年得到的結果幾乎完全相同。

  無質疑,不科學,可證偽性正是科學最鮮明的特征。經受住了質疑的科學知識,無疑更加接近于真理。而那些被證偽了的理論和發現,就像綠葉一樣,化作了春泥養護著科學之花,并幫助人類在探索之路上走得更加堅實。(李鑒 作者系北京天文館副研究員)

聲明:轉載此文的目的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與本網聯系(ldqxnw@163.com),我們將及時更正或刪除,謝謝!

我要評論

共有0條評論

相關信息

熱文排行

24小時 一周 一月

金星生命“時有時無”? 有些“烏龍”讓科學更接近真理

科技日報 | 2020年11月23日 08:49:09 | 

  近一段時間,有關金星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。先是9月初有媒體曝出在金星大氣中發現磷化氫,金星可能存在生命的消息一時間引起了熱議。但11月17日,一篇發表在預印本網站arXiv.org的文章顯示,最初報告的磷化氫水平至少比最新的結論高7倍,這就意味著金星上的磷化氫含量也許沒有那么高。不僅如此,多位科學家也從測量精度、存在位置以及結論等方面對最初的研究提出質疑,讓整個事情逐漸變得撲朔迷離。

  在人們的印象中,科學向來都是和正確畫等號的,科學家的結論向來都是可信度極高的。但其實,作為科技“無人區”的拓荒者,面對茫茫的未知世界和各種高度復雜的軟硬件工具,科學家反而是一群特別容易“犯錯”的人。

  不存在的“祝融星”

  近代天文學歷史上,關于“祝融星”(Vulcan)的風波可能是最為知名的事件之一。1859年,當時的法國巴黎天文臺臺長勒維耶,試圖解決一個大難題——水星軌道的近日點進動問題。當時人們發現,在考慮了金星、地球等其他行星的引力攝動后,水星的近日點進動仍然和天體力學的計算結果有所偏差。勒維耶經過大量計算,提出了新行星假設。他認為在水星軌道之內還存在一顆未知行星或一群小行星,擾動了水星的軌道,造成了偏差。很快就有一名天文愛好者來信說,自己在幾個月前曾發現一個黑點從日面穿過,很可能就是這顆行星的凌日現象。勒維耶在查閱了他的設備和筆記后,于1860年宣布了這一發現,并將這顆“行星”命名為“祝融星”。

  隨后,盡管有不少天文愛好者宣稱自己觀測到了“祝融星”,但專業天文學家卻總是一無所獲。雖然從理論上說,一顆如此靠近太陽的行星幾乎總是淹沒在陽光之中,難以看到也在情理之中。但還是有人開始懷疑,這顆行星是不是真的存在?

  到了19世紀70年代,天文愛好者的發現“祝融星”的報告不斷涌現,也曾有專業天文學家稱在中國的一處基地看到了它的凌日現象。甚至在1878年,兩位頗有名望的天文學家分別宣告發現了“祝融星”,這在當時引起了很大的轟動。《紐約時報》等媒體言之鑿鑿地說,“祝融星”的存在毋庸置疑,學校是時候教給孩子們新的行星順序了。爭議之聲逐漸轉弱。

  但事與愿違,隨后的研究證實,1878年看到的“祝融星”其實都是亮恒星,并非新行星。1915年,愛因斯坦發表廣義相對論,對水星近日點進動給出了完全符合觀測的解釋,這顆并不存在的“祝融星”才徹底成為了歷史。

  宇宙組分的比例

  除了硬件外,天文學家對觀測信號的挖掘與處理也是在挑戰極限,難免會出現紕漏。越是重大的發現,面對的質疑就越多。但正是這些質疑,讓研究結果越來越趨向“正確答案”。

  2003年,美國探測宇宙微波背景輻射的威爾金森微波各向異性探測器(WMAP)公布了最新的宇宙組分測量結果:暗能量占73%、暗物質占23%、普通物質占4%。一時間,不僅媒體爭相報道,學界也在為進入“精確宇宙學”時代而歡欣鼓舞。我國的中國科學院院士李惕碚等人分析了數據后,發現其中存在系統誤差。雖然遭到了WMAP小組的反駁,李惕碚仍然帶領團隊耐心地演算,找到了誤差來源并做了細致的定量分析。事實證明,李惕碚帶領的團隊是對的。2013年3月,比WMAP更先進的歐洲航天局“普朗克”衛星也公布了測量結果:暗能量占68.3%、暗物質占26.8%、普通物質占4.9%,和李惕碚團隊2009年得到的結果幾乎完全相同。

  無質疑,不科學,可證偽性正是科學最鮮明的特征。經受住了質疑的科學知識,無疑更加接近于真理。而那些被證偽了的理論和發現,就像綠葉一樣,化作了春泥養護著科學之花,并幫助人類在探索之路上走得更加堅實。(李鑒 作者系北京天文館副研究員)

聲明:轉載此文的目的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。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,請與本網聯系(ldqxnw@163.com),我們將及時更正或刪除,謝謝!

推薦閱讀
黔西南廣播電視臺   2020-10-29
黔西南日報   2020-10-30
黔西南人才市場  2020-11-03
中共安龍縣委組織部  2020-10-28
黔西南廣播電視臺  2020-11-22
興義市人民政府網  2020-11-23
義龍新區新聞中心  2020-11-05
滬昆鐵路客運專線貴州有限公司 中鐵一局盤興鐵路項目部  2020-10-31
黔西南廣播電視臺  2020-11-14
廉潔黔西南  2020-10-29
(*^▽^*)MG狂野亚马逊首页 悠洋棋牌大厅直接登陆 火箭vs活塞回放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综合版 本人自创一肖公式规律 516棋牌游戏a 特娱乐棋牌 腾讯胡麻将来了 76人雄鹿 群英会任六胆拖中奖规则 脉动棋牌动 手游麻将可以作弊吗 湖南闲来麻将下载 街机电玩捕鱼赢钱 彩票走势图上海11选分布 快三走势图